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彩妆 > 正文

婚内谋情:总裁太心机最新章节_ 第76章 我喜欢的是他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太原新闻网

    厉少城终于停下来了,看着她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夜了,空气中一片的沉默,唯有天上的飞机扇动发出来的一阵声音,凉凉的夜风吹过,厉少城的目光慢慢落在了她的手上,白色的绷带缠满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默了不知道多久,看着她,仿佛没听懂她刚才说的话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黑眸一片的平静“厉少城,以后我的事情,都不需要就你管了……你走吧!”

    或许是太措不及防了,他一时竟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她是他一直守护了这么久的女孩,此刻却突然说要跟他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厉少城没说话,只是沉默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良久,他突然勾了勾唇“哈……我差点就忘记了。厉爵风,厉爵风你居然敢威胁我的人,你是不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厉少城拿着枪对准了厉爵风,那一瞬间,竟真的有想要杀死厉爵风的冲动。

    宁千羽睁大了眼,突然挡在了厉爵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厉少城,你别执迷不悟了!”她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说出了那样的话,可是他却依然是相信她的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,唯独那件事情不肯相信她呢?

    眼眶酸了起来,她忍住了酸涩,大声地说道“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那件事情,是我做的!是我把照片给媒体的,是我故意陷害你的,全部都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厉少城的手指在一瞬间紧握,声音竟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流转之间,最后落在了旁边的人身上,猛地凑过去,亲上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身后,是枪支落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,在那一瞬间,悄无声息地滑落,最后慢慢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厉爵风静静地看着她,两个人的嘴唇其实并没有碰到一起,中间还夹着她的大拇指,但柔软的触感,却让他微微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即使是近看,她的脸庞也十分地动人。

    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袭来,宁千羽控制着自己不转过身,闭上眼,身体忍不住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宁千羽,好。很好。”厉少城看着她,突然笑了“非常好。宁千羽,你最好永远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这句话。总有一天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过身,大步流星朝着绳梯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厉少城才真正地暴怒了起来,拿着所有能砸的东西扔到了地上,哗啦哗啦地最后将宁千羽的衣服也全部都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管家察觉到有动静,立刻上楼。

    结果便看见了卧室里一片的混乱,身材颀长矫健的男子站在房间中央。

    治癫痫病吕梁哪家医院好“厉少爷……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管家小心翼翼地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厉少城抬起眸,看着面前一片的乱遭,最后只说“记住,以后家里,不会再有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久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面前是一片美味的佳肴,每一盘的菜看上去都十分地可口。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厉爵风说道。

    宁千羽收回目光,拿起筷子,强迫自己吃下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居然真的能够把那些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那时候,厉爵风的枪顶着她的腰,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厉爵风也没有继续为难她,吃过饭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宁千羽强迫自己吃了两口,只是两下,却还是慢慢地放下来了筷子。

    厉爵风没有给自己安排房间,宁千羽便只能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手机已经没电了,宁千羽看着漆黑的屏幕,最后慢慢闭上眼睛,眼泪一点一点地落在了屏幕上面……

    厉少城……

    宁千羽轻轻将脑袋靠在屏幕上,任由眼泪再一次滑落。

   &nb手脚抽搐,意识不清,请问这是不是癫痫的症状?sp;即使那时候她是背着厉少城的,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厉少城的愤怒与失望……

    好久,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刻走上楼。

    既然她已经来到了这里,还不如好好调查一下,厉爵风是不是真的幕后黑手,宁千羽的眼眸一点一点变得冷起来。

    搜查了好久,宁千羽却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来,厉爵风实在是太谨慎了。

    就在宁千羽准备放弃的时候,她忽的听见了卧室里传出来的声音,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跌落。

    宁千羽的目光锁定到了一个地方,立刻走过去准备打开门,然而门却被锁住了。

    宁千羽蹙了蹙眉,看了看旁边,直接用身子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续好几下,她的身子几乎都麻木了,门却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宁千羽叹了口气,跑进杂货间找到了工具,才好不容易将卧室的大门给打开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躺在里面的或许是女仆,但是打开门之后,宁千羽却看见地板上躺着一个身材颀长高挑的男子,男人的表情十分地难受,仿佛是在经历偌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厉爵风?

    厉爵风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宁千羽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轻迈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厉爵风靠着洁白的墙壁,微仰着头,汗水顺着额头一点一点落下。

&nb羊角风的最新治疗方法sp;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宁千羽微拧眉头,难不成厉爵风其实得了什么病?

    看见宁千羽走过来,厉爵风的眸色微冷,气若游丝地吐出一句话来“呵。你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虚情假意。心里估计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吧!”

    宁千羽本来心情就不好,被厉爵风这样一挑衅,一脚踢在了厉爵风的身上,虽然不重,但是解气“老子我是问你怎么了?信不信我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?”

    厉爵风的眉头蹙了起来“滚!”

    “厉爵风,别挑战我的耐心。”宁千羽突然扣住了他的下巴,看着厉爵风脸庞“趁我还没有后悔的时候,告诉我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会这么好心?”厉爵风眼底泛着冷意,看着她“难道,你不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?”

    离开……

    她的眸光闪动了一下,最后目光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何尝不想离开,甚至想要下一秒就逃离,去找厉少城说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是傻瓜。她自然是十分清楚厉爵风的手段。

    死在外面,或者是活着留在这里,选择哪个一清二楚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