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意甲 > 正文

刘秀才中状元

时间:2019-10-09来源:太原新闻网

明朝洪武年间,下邳有个叫刘鹏举的秀才,其父早丧,家中只有母子二人相依为命。老母亲靠着几亩薄田,起早贪黑,忙种忙收,什么也不让儿子操心,一门心思让儿子专心读书,将来进京赶考,好搏个一官半职,也对得起早丧的爹。

鹏举不负母望,十年寒窗,学得满腹经纶,童试考上了秀才,乡试又中了举人。可天不遂人愿,鹏举几次进京赶考,每次一到金殿面试都与三甲无缘。这年京城又开科考,鹏举早已心灰意冷,不愿再进京。可老母亲又劝又求,非得要鹏举再去试这最后一回。看着满头白发的慈母,鹏举不忍违背母意,只得收拾行装,拜别母亲,再次进京。

这天,刘鹏举走到滁州境内,因贪赶路程,想翻山抄近路,谁知一下迷失了方向,不分东西南北,困在山里,怎么也找不着出山的路了。看看天色渐晚,又前不傍村后不靠店,这可急坏了刘鹏举,心想:“如果天黑再出不了山,万一碰上野兽,自己的性命搭上不说,家中的老母要依靠何人……”鹏举越想越伤心,急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。正哭着,忽听一老者问:“孩子,你遇到什么难事,为什么哭啊?”鹏举忙擦干眼泪抬头一看,面前站着位五十多岁猎户模样的老汉,黑红脸膛,颌下一把山羊胡子,肩上背着打猎用的弓箭。

鹏举忙起身深施一礼,说:“老伯,俺乃进京赶考的举子,因在山中迷了路,想起家中老母,心中难过,让老伯见笑了。”老汉忙还了一礼,说:“相公贵州癫痫病,眼看这天要黑了,你就是出了山,也还得走二十多里夜路才能找到客栈投宿。我家就在前面不远,相公不如先到我家将就一晚,明早我再送你下山如何?”鹏举正求之不得,忙施礼答谢,随后跟老汉一同回家。

大约走了有半里路光景,望见山路边三间茅屋,用荆条扎着篱笆院。“到了!”没进门,老汉就喊道:“秀娥,有客人来,快把咱家腌的野味拿出来做几个好菜,我要和这位相公喝几盅。”“来了!”语音没落,茅屋中迎出位大姑娘,看样子也不过十七八岁,生得粉面桃腮,发乌眉秀,十分美丽。见爹领回一位二十多岁的白面书生,她羞得脸一红,一抿嘴转身跑进灶间做饭去了。

不大会儿,饭菜做好摆上了桌。老汉满上了酒,说:“相公,咱们相逢便是有缘,赶巧我傍晚出去查看逮野兽下的夹子便遇上了你,不知相公家住何处,姓啥名谁,可曾婚配?”

鹏举忙起身施礼说:“俺家住下邳,姓刘名鹏举,家中有老母一人。学生今年二十有二,还不曾婚配。”老汉一伸手让鹏举坐下,又问:“相公以往可曾进京赶过考?”鹏举不好意思地说:“去过几次了,却屡试不中。今科要不是老母非劝俺再来,俺是绝不再进京了。”“这么说小相公文章考得不好?”“不瞒老伯,俺三场文章考得都好,就是殿试回答不合万岁的意。”“怎么讲?”“当今万岁每次都出些稀奇古怪的题目让俺答,可惜俺都答不对。”老汉一仰头喝干杯中酒说:“你可还记得题目?陕西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说给我听听,他都出的什么难题。”

鹏举想了想说:“第一回,当今万岁用手往上指,问‘天作什么,星作什么’,又用脚点地问‘地为什么,路为什么’。俺一听愣了,天就是天,地就是地,它还能做什么?俺,俺没答上来。”老汉没等鹏举说完,哈哈大笑说:“想不到他还是那个德行,就那几下子,还老爱卖弄。”

鹏举一头雾水问:“老伯,你为何发笑,莫非您知道答案?”“我当然知道,你喝干杯中酒我告诉你。”鹏举干了杯中酒,又给老汉和自己满上。只听老汉说:“这是一副对子,上联是:天作棋盘星作子。下联是:地为琵琶路为弦。”鹏举“哦”了一声又说:“还记得一回,当今万岁出的题是:有三兄弟,一个是做鞭炮的,一个是在粮行给人量斗的,还有一个是杀猪的,让俺根据这三人的营生写副对联,还得写得大气、霸气。”“那你写上来了吗?”“俺写是写了,万岁看了不满意。”“这个对联也好写,上联写惊天动地人家,下联写数一数二门户,横批是掌管生死。保你大气又霸气!”

“哎呀!老伯,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,万岁看了还不把俺杀了。”“他凭什么杀你?我问你,这鞭炮一响是不是惊天动地?”“确是惊天动地!”老汉又喝口酒说:“那在粮行量斗的整天数着‘一斗了,二斗了’,这不是数一数二人家吗?还有那杀猪的,买回几头猪,想杀哪头杀哪头,不想杀就养着,这不是掌管生死又是什么?他怎么挑你的错?”鹏举听癫痫病的种类有那些得目瞪口呆,半天才回过神来,赶忙起身双手捧起酒杯敬老汉说:“哎呀呀,想不到老伯有如此高深见解,真是深山藏俊才呀!”老汉摆摆手:“什么俊才,我老汉碗大的字认不了一口袋。我再问你,这木头有公母,水也有公母,你知道什么是公木头,什么是母木头,什么是公水,什么是母水吗?”

鹏举被问得一愣一愣的,想半天也答不上来,只得又请老汉指教。老汉捋捋山羊胡子笑道:“这很简单,松树就是公木头,梅树就是母木头。你想这‘松’字是木字这边加个公,所以说松是公木头,‘梅’字是木字旁有个母字头上戴一钗,所以说梅是母木头。”鹏举听得情不自禁一拍手说:“老伯解得妙,那公水、母水怎么解?”老汉夹一块腊肉放在鹏举碗里说:“水嘛,浪为公,波为母。你看天下的男人和女人,总得说,男的高一些,女的矮一些,男的勇猛些,女的文静些。你看那江河湖海浪高波低,浪总是冲在前,波总是微动慢流,所以是浪为公,波为母,这就是水有公母。”

鹏举脸上红红地说:“老伯,晚辈只恨自己学问太浅,不敢进京了。”老汉说:“相公,这只是民间闲扯的俗话,算不上什么学问,倒是老汉有事相求。”“老伯请讲。”老汉又给鹏举倒上酒说:“老汉只有一个女儿,发妻早丧,女儿是我的命根子,适才咱们聊了半天,老汉看你老实心善,你此次进京,不论中与不中,都要答应回来娶我女儿为妻,拜托了……”“只要老伯不嫌晚辈才疏学浅,晚辈答应你就长沙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。”

第二天,老汉和女儿把鹏举送出了山,又把女儿连夜为鹏举做的衣裳,还有几两纹银一并交给鹏举,嘱咐他中与不中都要早去早回。

鹏举进京,三场考过,又要金殿面试。谁知巧了,这回洪武帝问的正是公木头和母木头,公水和母水之题。鹏举对答如流,洪武帝大喜,御笔钦点鹏举为新科状元。鹏举回滁州后与秀娥完婚,见了老岳父双膝下跪说:“想不到俺十年寒窗苦读,却抵不上与老泰山一席话语,这真是‘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’!”

晚上入洞房,鹏举对秀娥说:“俺想不明白,岳父那么深的学问,怎不赶考做官,为国效力?”秀娥抿嘴一笑说:“你进京赶考时,俺也曾这样问过爹。爹说,他和当今皇帝原来是发小,同住一个村子,都是穷人家的孩子,一起给财主家放牛,一起玩耍,都没进过学堂。俺爹所知道的都是小时候和当今皇帝一起放牛时,趴人家学窗底下听先生讲的,所以皇帝出的题俺爹都知道。后来皇帝坐了朝,俺爹也曾找过他,本来皇帝是想让爹做官的,谁知一次爹和皇帝一起喝酒,爹喝醉了,就喊了皇帝的乳名并说,‘重八,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一起放牛偷扒人家山芋烤了吃吗?’皇帝当时就恼了,命人把爹赶了出来。从那以后,爹就在山中打猎,再没去找过他。爹说,他就那几下子,还是从前放牛时偷学来的‘学问’!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刘鹏举恍然大悟。(文/岁寒三友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